Brumaire

Able was I ere I saw Elba

【青劫】un vampir de(一)

故事的灵感来自于克罗德•勒库德的Histoire des Vampires一书

低魔世界,没有毁灭世界这种事情,不存在收万劫这个身份,当然也没有道士这种职业

Transilvania, Hoia Baciu Forest

青阳子独自一人行走在幽暗茂密的森林中。林深人静,除去枯枝腐叶破碎的呻吟,就只有风吹过树叶的声音,青阳子的眉头愈发紧锁。身为驱魔师年轻一代的翘楚,自进入这片丛林,他便隐隐觉得此地诡谲非常,还有人在暗中监视着他的一举一动,却苦于没有切实的证据得以证实这个猜想。

茂密的丛林中树木遮天蔽日,难以分辨时间,青阳子掏出随身携带的怀表。时针已经指向了最下方,青阳子随即停下了脚步,准备在这附近寻觅一个相对安全的位置,以便度过他在这深林里的第六夜。收拾好帐篷和帐篷周围的警戒装置,青阳子拿出了传说中的驱魔师——圣无殛的手札,对着里面的地图核对自己所在的位置,确定还有一日,他便会见到让这位德高望重的前辈临死都念念不忘的徒弟。

合上手札,青阳子钻回到帐篷里,闭目休息,明天还有一天的路要走。

伴着一阵鸟鸣,青阳子按时从帐篷中醒了过来。今日的空气格外清新,显然附近刚刚下过雨,帐篷外的泥土还都是湿润的。

青阳子收拾好帐篷,继续向着密林深处前进,泥路难行,以帐篷附近泥土的湿润程度来看,如果运气太差,恐怕他又要在这森林里过一夜了。万幸的是,这场雨的范围并不广,一个小时之后青阳子便走出了雨区。

下午五时三刻,随着幽暗的树林一瞬开阔,密林中央出现了一片村落,这便是青阳子此行的目的地。青阳子早就明白此行绝不可能一帆风顺,一个传说中的驱魔师都不愿自己的接班人继续呆着的地方,能有多太平?但此地却十分不同,日落时分,余晖遍洒,无论是路边的农舍,还是远处的别墅,无一不晕染在一片暖黄色中,不见丝毫危险。

毫无问题,便是这里最为违和之处。无论如何宁静,乡野之处总是会有热衷捉弄人的哥布林,然而这里却丝毫不见他们的身影,其中含义不言自明。

青阳子心下有了判断,再一次取出那份珍贵的手札,即使他几乎是对里面的每个字符都烂熟于心。果不其然,那份地图上并未指明那位星宿一奇所在的具体方位,我们这位风尘仆仆的行者只得亲自去打探。

不幸的是,这里的人似乎对跋涉而来的旅人并没有多少友善之情,或是视若无睹、无动于衷,或是如临大敌、仓皇躲开。也有几个胆大好事的年轻人凑上前来,正当他们对着星宿一奇的画像犹疑之际,一串沉重而宏大的声音自他们身后响起。胆大的好事者不约而同地转身,惶恐地望向整个村落中最高的建筑物,一哄而散。见此情状,龙脑青阳子,对他此行的目标,终于有了第一点来自现实的认识。

“你找哥哥吗……随我过来吧……”就在青阳子犹豫之际,一个甜美的女声传入耳中,有如天籁,龙脑暗自熄下直接开个法阵寻人的捷径。白衣红裙的少女,领着青阳子一步步走近不远处的那座钟楼。

“泪香……”冬月宵远远便从窗中看见了妹妹身后的生面孔,眉头轻挑,面上闪过一丝不悦,当下正是棘手的时候,这位来客倒是让事情更复杂了。

一路走来,青阳子注意到这个方向上人烟渐稀,星宿一奇的家距离那座钟楼仍有不少距离,但周围却是再无一户人家,想来这次旅程注定不会让他感到失望。

“你……是哥哥的朋友吗,”半程已过,似是终于鼓足勇气,冬月泪香好奇发问,“外面的世界……有趣吗?”

“朋友?算是吧……”青阳子看不见少女的表情,但很容易便能够从这份憧憬和渴望中猜出,“有趣与否,我想你可以亲自去感受。”

“哥哥,我回来了!材料我都出门备好了,这次你可不能推托……”冬月泪香进入家门后,便扑进了哥哥怀中,青阳子冷眼旁观着兄妹相聚的画面。这位星宿一奇身量与他的妹妹相似,气质却十分不同,一身滚着金边的红色长袍、与常人迥异的尖耳、冷酷的金色竖瞳,无一不充满着危险的气息,昭示着这绝不是一位荆棘城堡中无助待救的Rapunzel。

“答应你就是了,快去换掉这身衣服……”冬月宵一脸无奈,揉了揉妹妹的头,将她推到通向自己房间的楼梯前。待冬月泪香的身影完全消失在门后,掸了掸自己身上的土,随后像是记起了被自己遗忘的旅人,冬月宵转过身来,“让你见笑了,驱魔师的翘楚,来此有什么见教?”

“我为你而来……”青阳子素来严肃,却因星宿一奇上挑的尾音不觉地在话中带上了一丝戏谑,定定地注视着眼前之人,目光中亦不乏挑衅意味。

“那龙脑,”占尽地利,冬月宵丝毫不肯示弱,迎上青阳子的目光,一字一顿,“大可以离开了。”

不大的客厅里,两人各据一端,两相对峙,互不相让。

“左手旁第三间,”冬月宵忽然走近,走到青阳子面前站定,俯身到青阳子耳畔,“明日天气便不错,龙脑觉得如何?”

瞥见不远处正被缓缓推开的门,青阳子顺势将手虚环在星宿一奇的腰上,“我也这样认为,亲爱的……”

“哥哥……”推门而出的冬月泪香杏眼圆睁,一声惊呼就要出口,却看见青阳子环在兄长腰间的手向她比出一个噤声的手势,满脸羞红的少女轻轻地带上房门,独留这两人相处。

“星宿一奇……”龙脑压低声音,低沉的声音自耳际传来,意有所指,“记得下次,不要把雨天的土壤带回来。”

语毕,久经跋涉的旅人随即满意地离开,终于能有一个像样的栖身之地。冬月宵转身目送青阳子的身影消失在走廊的尽头,想到青阳子方才的提醒,低头看了看长袍下摆上不慎蹭上的难以察觉的泥点,不置可否,却是不经意地笑了。

“现下,这局面倒很是有趣了。”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