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umaire

Able was I ere I saw Elba

【青劫】错身(再世的be版本)

今天突然想到虽然剧外我们知道万劫去转世了,但是剧内除了御天者根本没人知道,所以按照最初的想法完成了be/ne版本,因为情节主体上没有改变,就不再打tag了

       黄沙故道,人迹罕至。伴随着八歧邪神已成神州旧事,一度煊赫的圣龙口又再度衰落,一如当年的往事全部隐于时间之中。

     “师尊,这便是你提到的圣龙口吗?”漫漫黄沙中,一名少年默然伫立,远望沉思。

     “王…”令君章察觉有人进入圣龙口,前往查看,却发现少年容貌宛若早已故去的星宿一奇,不由失声。

     “天阔星河 邈澄思冒昧打搅,不知阁下是…”见令君章一瞬失神,少年暗下心思,决定由此下手,也许今日之前所有的疑惑都可以得到答案,为何师尊总会提起圣龙口,为何有人见到他一瞬失神。

     “圣龙口左护法令君章,天阔星河 邈澄思,不日前在与鬼族一战成名的少年剑客,还请入内。”

     “不知护法,方才见到澄思,为何失神?”少年语气寻常,找不出一丝破绽,仿佛只是无意提起。

     “阿修罗王收万劫,不知道天阔星河是否听说过,你与王的模样简直是一模一样…”

     “死于道教顶峰剑子仙迹的天邪八部众?”令君章的声音变得渺远茫然,仿佛又回到了过去。邈澄思幼时曾听母亲讲过邪神为祸神州的故事,令君章句里行间对阿修罗王收万劫的情绪并不分明,想必其中另有隐情,不足为外人道也。

     “最后道尊使用的那副丹青狱图,便是王所绘。”简单的一句话,却让邈澄思顿生奇异之感,丹青狱图、龙脑青阳子、阿修罗王收万劫,若非亲历者之言,他绝不会想到还有此种关联。

     “师尊屡屡提及圣龙口,难道就是为了这桩旧事吗?”邈澄思内心波澜暗起,难复平静。

    “不知护法,可否将此事详情告知澄思,想来护法也不愿阿修罗王一直为人不解。”

     “不知你可听说过星宿一奇,道皇亲传弟子,他的另一身份便是…”令君章望着与故人相似的面貌,本也无意隐瞒,仔细道来,“败于剑子仙迹,王敛阵离去,收魂并未成功,道尊前去寻王之踪迹。待道尊再回圣龙口之时,王长眠时穷丹青,丹青狱图已成。”随着的令君章的回忆,邈澄思脑海中乍现无数画面,宛若昨日、历历在目。

     “阿修罗王最终完成丹青狱图,想必已是释然。澄思尊敬他之选择,不知时穷丹青位于何处,可往凭吊?”

       望着少年远去的背影,令君章心中无比悲凉,“虎胤,星宿一奇若是回归正途,也应像这少年一般,只可惜他再无未来,我们、道尊甚至道皇都救不了他之今生,更枉论让他有来世…”

       时穷丹青,不染岁月风尘,平静的水波映出少年的面容,一对尖耳,与人殊异。

     “若非有邪魂,星宿一奇当真会认为自己是冬月宵吗?”少年以平静的口吻剖开过往岁月中不为人注意的隐秘之处,“所以纵有记忆,我终究不是你,我只是邈澄思。你做出选择之时,未曾想过会有来世,澄思知晓你之痛楚,敬重你之选择,感念你之牺牲,却也只能限于此。收万劫与青阳子的情谊,从不是英雄史诗中需要的部分,你既已得一知音相和,又何必在乎庸人看法?”

     “龙脑青阳子为人只问道不问情,而澄思此世却因情而生,想来难成知己,恐要让你失望了…”少年肃穆对湖中倒影作揖以表敬意,口中所言却非如常人所想一般。

       黄沙路上,少年独行;丹青湖畔,双虹现影。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