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umaire

Able was I ere I saw Elba

迄今为止万劫所有的戏份里,最讨厌的要是首推三打儒门,第二讨厌的就一定得是冰封道武王谷和古尘终战(摊上这样的戏份,剑子和古尘简直是不能更倒霉了)不分上下。不过古尘终战里面万劫最后的大招拍得特别漂亮,甚至那个流转二脉百骸的骨架子我都挺喜欢的(好像暴露了什么奇怪的萌点),和万劫的退场一起看过不少次,看他最后的孤注一掷,看他最后的幡然悔悟,看他最后为自己选择的道路,连在一起让人唏嘘不已。冰封道武王谷和三打儒门在我这,都是重温万劫的故事N次也绝不会再看第二次的存在。三打儒门就不必说了,冰封道武王谷这段,我不喜欢的理由有三:

①这一场里,万劫表现得相当任性,刻意回绝青阳子的好心建议,先不说从逻辑上这个情节的问题,就从人物关系上就有问题。这个时候的收万劫和青阳子是什么关系?谋武互换,互有提防,彼此试探。虽然“能破非凡,方是一奇”这句话还蛮戳我的,但是收万劫并非不知轻重之人,他真会这么对待青阳子?

②剑非道、恨吾峰联手方败竞邪王,万劫自己说过天邪八部众并非伯仲之间,所以道武王谷的地气到底是有多神乎其神,能让他头也不回直往南墙而去?更何况他对青阳子和竞邪王(恨吾峰)皆有怀疑,贸然作为,给他们连成一气的机会,绝非明智之举;

③朱尊那句“来不及了”让人记忆犹新,这种临时起意、事先不和己方人员商量的自杀袭击式封印太令人印象深刻,心也许是好的,干的事情实在不怎么样……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