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umaire

Able was I ere I saw Elba

【青劫】探班

延续前文《戏外》的设定
劫哥有点记仇,毕竟他哪怕换一个人也要回踹一脚

上次的牛奶风波过后,收万劫难得愿意遂了青阳子的愿前来探班。刚来到片场,便看见青阳子头上的圣代居然不见了,让他有些失望。他来时,青阳子正吊着威压,一身银白的战甲几乎要闪瞎他的眼睛,他随便找了个角落坐下了,将带来的东西放在一边,脸上带着一抹戏谑的笑意,“青阳啊,你若是了解我,便该知道上次那杯牛奶的事情还没完……”

收万劫坐在角落里,本来是不太容易被发现的,照世明灯几人本场几乎没什么戏份,寥寥几句台词过后,台上就只剩下了青阳子、一页书、剑子和他的前上司。然而坏事就坏事在了前上司身上,前上司的脑残铁粉邪狱明王又重回剧组上戏,时间不冲突的话,是一定会来看偶像的戏份的,风雨无阻。是以,收万劫刚刚在角落里坐下,就被眼尖的邪狱明王发现了,一声“阿修罗王,你这个叛徒”引得他成为了片场里的第二焦点。不说这场戏里戏份已经结束的慈郎等人对他侧目相视,就连还在上戏的青阳子都不经意地向那个方向瞥了瞥,这让收万劫不由觉得听从青阳子的建议,跟八歧邪神解约不愧为他人生第二正确的决定。

众目睽睽之下,收万劫不好离开,也不好与邪狱明王发火,只是朝邪狱明王笑了笑,然后拿出手机,拨给了泪香:“泪香,你要是有空,还是要多管管竞邪,不要让他口头上记挂的都是别人…”

冬月泪香还未反应过来收万劫究竟意指为何,就发现对面三哥已然挂断了电话,想必是正在气头上,她默默点开青阳子的头像,编辑了一条消息。然后,言笑晏晏地对上尚对危险一无所知的竞邪王,一字一句地问:“驭郎,说吧,你把谁挂在口头上了,惹得三哥特地来提醒我?”

竞邪王闻言内心一阵恍惚,“我可什么都没做啊,这段时间一直都和你在一起啊……”

但是,对面的冬月泪香面上三分讥讽、七分怀疑,分明在说“别想骗我,三哥不可能骗我”,驭能天只觉得自己是百口莫辩。

“修罗,你为何要害我!!!”

“呵呵,当然是因为你,天天把邪神挂在嘴上,还冷待泪香,早就惹得我不悦了…”收万劫冷眼旁觑,似是知道远在千里的竞邪王心中悲愤的呼喊,内心很是任性地答道,丝毫不想承认倒霉的竞邪王完全是在给他眼前的另一个脑残粉分担怒气。

就在收万劫和邪狱明王两相僵持的时候,台上那几位也已经完成收工了。

“邪狱明王,何必在意,不过是剧本罢了…”前些时间青阳子曾抽空带收万劫见过师长亲友,身为师伯,慈郎也不好就坐视不管,闻言劝阻。

“只是剧本?他为了…”

“邪狱明王,你多言了。让诸位见笑了。”邪狱明王虽被邪神阻止,言语间忿忿之意呼之欲出,即便如此,还是狠狠地剜了青阳子一眼。收万劫简直想笑,邪狱明王究竟是想了些什么,青阳子恐怕都未想到自己还有被当成蓝颜祸水的一天。

“今后,还请……唤我星宿一奇。”收万劫朝邪神微微欠身,套用剧中收万劫退场戏中的这句台词给这场争执画上了一个句号,其中之意已无需再言。青阳子早知他会如此回答,略微侧身,将收万劫护在身后。

看着两人的动作情态,八歧邪神明白收万劫再也不可挽回,最后瞪了青阳子一眼带着邪狱明王离开了。

被青阳子护在身后,收万劫得以观察他这身装备的全貌。收万劫好奇地敲了敲青阳子的银白肩甲,却只闻一声闷响,他有些心疼了,轻声问道,“沉不沉?”

“能护住你,就很值得。”青阳子转过身来,神色严肃,嘴里的话却远没有他的神情这般正经。红白相间的长发散落在自己颈旁,混在一起,远远看上去不分彼此,再加上迎面而来的炽热气息,收万劫觉得自己似乎可耻地脸红了。

“嗯……你在剧组……好好保重……有空我再来看你。”收万劫行色匆匆地走开,却发现自己带来的草莓圣代已经化了,失去了那传神的一笔,“算了,现在这个样子也很帅…”

青阳子回想收万劫方才模样,真是可爱,十分后悔没能将之永久定格下来,拿出手机,却发现了泪香传来的简讯——三哥生气了,快去哄哄他吧。青阳子不及换掉戏服,追出门外,恰好看见收万劫对着化掉的草莓圣代自言自语。

“什么样子也很帅?”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