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umaire

Able was I ere I saw Elba

【青劫段子】关于我活在你心里

收万劫死后,青阳子作为这人世间唯存的、尚算同他有密切关系的人,去冬月寮收拾他的遗物。

本也没什么必要,如同阿修罗王是龙琴居的首访之客一样,最先到过冬月寮的正是龙脑本人。冬月寮内的陈设,又或是装饰,青阳子几乎闭上眼睛便能想出何物置于何地。

最后,几乎搬空了整个冬月寮的龙脑,也未多见什么不曾见过的东西,除了几坛酒和几张薄笺。那几张薄笺上的字迹,或是舒展,或有仓促,但无一例外都是酒方。

是以,龙脑观后,也只是将那几张薄笺好好锁起。他此生酿的第一坛酒,就是一坛滋味不能再糟糕的浊酒,而不幸同尝的人却是一个此中好手。

那副表情,究竟是为那坛酒,还是那番话?

多想无益,丹青狱图如何使用,尚是不得其法,多想何益!


自丹青狱图缓缓收起,青阳子心中放佛终于有一块大石落地,却又有些空落落的。

回到龙琴居,又见到那几坛酒,不由思绪又回三途河上。

青阳子信手从中选了一坛,似是习惯地将酒杯放在琴边,冷冽依旧,一如他的刀。

杯酒入喉,四周景象瞬变,他面前又是那个星宿一奇。

“青阳?”头稍偏,一双犹带揶揄的金眸看向他。

四目相对,青阳子的眼神中带着些许讶异,虽知晓他精于幻术,却未曾料中他酿的酒竟却也可能是不一般的酒。

“青阳,我活在你心中,”似有所感,对面的人莞尔一笑,“一如师尊虽逝,在我心中却永远存在。”

“一如道皇虽逝,在你心中却永远存在。”昔日自己的劝告犹在耳旁,眼前人这句话无异惊雷。

“星宿一奇,你……!”似是终于想起眼前只是幻影,又或是清楚纵使星宿一奇真的在,他也不可能问出,龙脑蓦然收声。

“如何?”在不谈及自身的避讳时,收万劫向来是一个不错的听众。

“我……是否还会再见你?”青阳子的声音变得很轻,不似以往深沉。

“心圆一切圆,念收万劫收,龙脑,不该……”一声喟叹,散作飞花。

青阳子低头,却发现杯中多了一片樱瓣。

“亦不能……”

比起冬月吟泉,这酒有些冷了。


评论(1)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