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umaire

Able was I ere I saw Elba

他生未卜—— 一个有关星宿一奇来源的神奇猜想

鉴于星宿天四周荒无人烟的地理环境和返璞归真奇劫分毫无作用,我总觉得收万劫能变成星宿一奇是八歧邪神的阴谋。收万劫表现出的状态让我倾向于冬月宵、星宿一奇和收万劫也许从始至终都是同一个灵魂。没有邪魂,星宿一奇绝不会觉得自己是背负着母亲牺牲的冬月宵,正常情况下来世怎会记得今生的愿望。

收万劫对于八歧邪神的感情,个人感觉应当是相当复杂的:他能活下来,能在家待业十年专心养妹妹,都是仰仗邪神所赐,于此他应该感谢八歧邪神;看回忆中冬月宵不愿伤害寒蝉,他对天天刀头舔血的日子绝对算不上喜欢,蚩罗对收万劫的评价“不轻易造杀”正可以辅证此点,也正是八歧邪神哄骗他的母亲做了交易,他不能埋怨母亲的行为,但是心中对邪神难道会毫无怨言吗?冬月笙被变为寒蝉,某种程度上就是肉票,所以他无法违抗邪神,对邪神必有畏惧,最明显的就是对战剑子失败后他所说的“但未来面对邪神你们又能何如呢?”,也许在收万劫的潜意识里邪神根本无法战胜。基于以上,我从不认为收万劫对八歧邪神有像邪狱明王那样的忠诚,更不认为他最后选择死亡含有不想背叛邪神之意。从最后结果来看他一直十分清楚丹青狱图的功效,虽然有青阳子屡屡引导的原因,但是收万劫确实是心甘情愿去完成这件事的,既然他活着的时候就曾有叛逆之举,何必认为他求死会是不想与昔日上司兵刃相接。

为竞邪王挡刀,在我看来,收万劫有从泪香的方面考虑,也少不了逃避天邪众任务的考量。将收万劫纳为八部众的,正是设定里最喜欢玩弄人心的欲织心。倘若一个人喜欢玩弄人心,必然也极其自负且善于观察人心,欲织心未必不曾察觉收万劫内心的复杂,以此设局也实属正常。

将新生的收万劫置于星宿天,道皇出于善意将他捡回去,后面即使发现徒弟不太对,也太久了养出感情来了,道皇因此面临着艰苦的抉择。对八歧邪神而言,道皇若就此杀死星宿一奇,想必可以很好地让收万劫明白正道没有他的容身之处;而不杀死,也没有什么损失。

如果星宿一奇的出现是一个局,想想蚩罗对于邪神的评价,这个局里玩弄的不止是道皇,更是收万劫。冬月宵还是星宿一奇?母亲还是师尊?这种艰难的抉择,正是玩弄人心的快感所在,不是吗?

这个布局里唯一的变数在于收万劫,也正是这一点上八歧邪神彻底玩脱了。道皇没有杀死星宿一奇而选择将他沉眠,在收万劫心中道皇彻底成为了一个和母亲形象相对的“父亲”形象,使得收万劫的内心的感情天平在八歧邪神和道皇之间完全倒向了道皇,维系收万劫与八歧邪神的仅剩下被八歧邪神掌控的母亲。在最后收万劫发现母亲不可能复活时,这仅剩的威慑就也没有了,收万劫干脆利落地选择了完成师尊遗愿,准备送昔日顶头上司下地狱。

其实,在这场局里,道皇有没有算计收万劫呢?为什么收万劫看到丹青双虹,就会如迷如悟?这是一个想起来很不对劲的事情,不过既然收万劫到最后还想回报师尊恩情,这些就都不重要了。毕竟道皇就算有过算计,也是攻心为上,付出的那些感情也是真挚的。

作为打架用摄魂丝控制对手互相伤害的欲织心,她对于人心的恶意和强烈的控制欲可见一斑。在不清楚收万劫真正死因的情况下,她冲着青阳子发泄怒火,说是不愿承认自己失败、有些东西超出她的掌控更现实些。反正,从欲织心身上我感觉不到她对收万劫有什么人类情感上的积极方面,比如欣赏。[所以,从过去到将来,欲织心也只会以这种形象出现在我笔下。]

 

后记:这篇分析里最讲不通的地方在于,八歧邪神在剧中的表现让我觉得一定是我想太多了。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