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umaire

Able was I ere I saw Elba

置此札,君怀袖——记青阳子与收万劫

重看了青阳和万劫的剪辑,很郁闷了,感到一种深深的无力感。
这算什么呢?薄命长辞知已别,问人生到此凄凉否?
收万劫挣扎了这么的藩篱,若不是御天者的偶然善意,宿命几欲轮回。他幡然悔悟后的作为,有自省也有逃避。收万劫既不想放下冬月宵,也不想放下星宿一奇,最后却是放泪香魂识归去,自刎完成道皇残卷,许下的诺言也是令人唏嘘。三哥很快就去陪你,来世岂记今生愿,兄妹再叙终归虚话。徒儿今生只能如此,丹青狱图不可废,一腔碧血尽化丹青。既然明白“背叛者万死难辞其咎”,他却还愿做出这种事,道皇恐怕于收万劫,不但是良师更是慈父。青阳子行卧底之计,牺牲尚且不为全部人接受,手上沾满血腥的星宿一奇更是同样,保下这样的星宿一奇,青阳子所受责难只会有增无减。再者,星宿一奇若是活下来,他与青阳需要另寻万道血魂,只怕青阳子所说的“复活邪神,我这条路,注定尸横遍野”就要成真。为除邪祸戕害无辜,与邪魔何异?星宿一奇之死,不仅是为了师尊遗愿,也是为了避免如斯景象。“收万劫毕生谨记”一言真真切切,当真是“毕生”不忘,至死收万劫也没忘为青阳考虑。
青阳子与收万劫因为八岐邪神之故相识相知,也因为八岐邪神之故落得碧落黄泉的结局,感觉像是对不相信宿命的青阳开的一个玩笑。他是局内人,不清楚收万劫能被放过、可得救赎、会有转世,虽言不悔,仍感遗憾。无怪乎青阳子能说出“不见同怀人,对之空叹息”,也无怪他会向欲织心直言“若说遗憾,我只有一事,那就是星宿一奇,未能在此时与我并肩作战”。“独吟天地,何愁孤单”虽是为反驳九变妖媸所言,但其中应有青阳子不少自身感悟,但对上欲织心时却是“君吟天地叹无人”,自觉天地之间再无人相伴,收万劫的死终究还是在他心里留下了波澜。其物如故,其人不存。看到青阳仍称呼古剑尊始为古剑尊始时,感觉青阳的第一反应大概就是如此,虽然他自己还曾想过算计万劫手里的这把剑,真是物是人非。
虽然会刊是星宿一奇、收万劫两人论,大概我不太喜欢偶数,重温剧情后也只能接受一人论或者三人论。要么冬月宵、星宿一奇和收万劫从来一人,他被身不由己的宿命束缚,被两世的经历拉扯;要么剧情开始时的收万劫既不是冬月宵也不是星宿一奇,他是一个承接了两份不同记忆的新的个体,在这个故事的开始冬月宵和星宿一奇就都不在了。而与青阳子相处的从来只有收万劫,即便青阳子最初接近他的目的不怎么单纯。最后青阳子称呼他为星宿一奇,提起他时也是星宿一奇,是因为收万劫对他说过“唤我星宿一奇”,也因为他与收万劫的过往无人知晓而且不便提起。毕竟在更多人眼里星宿一奇可以是道皇传人而收万劫只能是邪神的爪牙,而对青阳子他们从来都只是同一个。
对手、战友、同门、酒友、知音,足以概括青阳子与收万劫两人的关系,他们都为彼此做过很多,收万劫至死仍为青阳子考虑,而青阳子直至他死都从未放弃想要救他。只不过,到最后收万劫还是无法与青阳子共成虎山之行,也只能叮嘱宽慰一句“你走的,是最危险,也是最正确的一步”,棋逢对手不幸成了“若有知音见采,不辞徧唱阳春”。

评论(5)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