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umaire

Able was I ere I saw Elba

【青劫】十月朔

现代设定,不信鬼的道士青阳和收不到祭祀生气得出来教训人的鬼万劫

有关道士和鬼的设定部分,请务必不要当真!!!

 

 

青阳子回到自己的房间,立马发现自己书桌上的书被翻开了,不由地眉头一跳,想起了剑子前几日故作神秘对他说的那句“青阳,有些事,还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虽然明白剑子是好意规劝,但是这句话配上剑子那副语气,青阳子脑子里立即就反应出两个字来——神棍。青阳子笑了笑,摇头将脑子里这些无稽之谈一并清空,开始逐一检查起屋内门窗来。

“果然……怎么可能会有鬼呢……”青阳子晃了晃手中的一扇窗户,闭合不严,毫无疑问,就是它的问题了。之前没有发现,想必是还未到冬天,时常开窗,因此未能发现。

青阳子从抽屉里找出工具箱,叮叮当当折腾了半天,感觉总算修好了漏风的窗户,洗了一下手上的污渍就睡下了,并未留意到日历上的小字——农历十月初一,寒衣节。

灯熄了,一双金色的眼睛幽怨地盯着睡梦中的青阳子:“怎么会有这种人!真是白瞎了他手下留情的一片好意!”

越想越生气,已经过了半夜,收万劫直接捂住了梦中人的口鼻。想了想师尊的话,收万劫还是又将手拿下,恶狠狠地在戳了戳青阳子的脸蛋,此人当真可恨!

青阳子这一晚上睡得安稳,完全没察觉屋里还有另外一个人。收拾了一下屋子,锁上房间便走人了,完全没发觉身上还带着一只阿飘。

“青阳啊,你真是……”剑子看见青阳子背后的阿飘正想提醒,却发现饶有兴致地挂在青阳头上的阿飘转身向他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另一只手拿着一张盖着红色钢印的纸在他眼前招摇。

拿着一纸执行书来讨债的鬼,剑子简直要笑出来,三年——真是难为青阳子现在才被找上门。

砰——一声闷响,礼堂里的吊灯就莫名其妙地掉了下来,正好落在青阳子面前。

“青阳,今天可是寒衣节。”剑子拍了拍青阳子的肩膀,尽了最后一份努力极力提醒青阳子。

那厢青阳子却已经开始通知人处理吊灯碎片,排查事故原因:“记得着重看一下吊灯的连接螺栓是不是老化了。”

看着死死盯住他的收万劫和全然接受不到电波的青阳子,剑子决定不再打扰这桩讨债官司。

在经历大大小小不下十次的意外之后,青阳子终于结束了一天的事情,又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这么多意外事故,真不知道定期检修是怎么做的。”回忆起这一天的经历,青阳子抚上额头,语气中颇为震惊。

“你!!!”收万劫听着青阳子这番痛心疾首的感慨,简直是怒火中烧,一不小心将那纸执行书戳到了青阳子的脸上。

“你怎么会出现在我的房间里?翻窗户还是撬门?刚才躲在了哪里,衣柜还是床底……”青阳子抱臂审视着突然出现在他房间的少年,目光严谨而审慎,声线十分平稳,却让收万劫更加恼火。

“自己看!”收万劫不耐烦地将那张执行令甩到青阳子眼前,坐到青阳子的床上,十分得意地看到青阳子变了脸色。

“所以……你是……鬼?”青阳子一目十行地看完了那张纸,得出了一个十分有悖他人生原则的结论。

“你不是个道士,为什么一副活见了鬼一样的表情?”话刚脱口,收万劫便反应过来这话里的不对劲。

“确实是活见了鬼,”青阳子抓住收万劫话里的漏洞,抢占先机,将那页带着公章的执行令还给他,“而且21世纪的道士为什么要相信有鬼?”

“风水堪舆?”

“建筑心理学。”

“符箓斋醮?驱鬼看相?”

“后面那个,封建迷信,超出业务范围。”

“所以……你真是个道士?真愁人啊……”坐在床上的少年,拨弄了一下右侧的刘海,叹了口气,模样看起来十分忧愁。

“我有道士证,你要看吗?”凭着方才的一眼,青阳子将眼前的人与早逝多年的师兄联系起来,本着尊老爱幼的精神,自以为体贴地指了指书桌旁的柜子。

“算了,”听了这句话,收万劫的头低得更沉了,有气无力地朝青阳子摆了摆手,“师尊那么看重你,总不能不是看走了眼。”

收万劫口中的师尊,正是青阳子三年前逝世的师长,十分器重青阳子,也曾嘱托过青阳子在他去世后代他祭祀早夭的徒弟。只是青阳子虽然是个道士,却也是道士中实打实的异类,他虽然尊敬师长,但是对鬼神一事却是向来不信,也因此的确不曾拜祭过这位未及弱冠的师兄。

“你知我为何来找你?”收万劫画风一转,语气也转而变得冷淡,惹得青阳子心中不由一惊。

正经冷淡的语气配合带有强烈暗示性的话语,唬人的效果不错,不愧是师长念念不忘的徒弟。但是,青阳子并不打算按收万劫的剧本走,被别人牵着鼻子走向来不是他的做法。

青阳子不给反应,收万劫倒也不害怕,继续一个人把剧本演完。

“你打算怎样解决?”收万劫指着那张白纸黑字、还盖着红色钢印的执行令,歪了歪头,用手撑住,胳膊杵上床面,整只鬼几乎半个身子都趴在了青阳子的床上,完全不把自己当做外人。

“……”

“忘了提醒你,你不执行我就可以一直呆在这。”收万劫一面说着话,一面抬头好整以暇地看着青阳子,声音中十分愉悦。

“你不去投胎吗?”青阳子直觉自己惹上了个麻烦,试图说服他离开。

“完全不碍事,投胎摇号开始前三天会有通知。”言外之意,别想轻松摆脱他。

“看来你的运气不太好。”青阳子毫无障碍地接受了投胎摇号的设定,甚至还有心情和一只鬼讲冷笑话。

“也许吧。”想起自己成功骗到师尊去转世,收万劫不禁一笑,脸上的表情很是有趣,有歉疚,有释然,更多的却是得意,跟他的年纪很是相符。

“十一点了,要睡觉吗?”

“……”

最后,和一只鬼盖着一床被子的青阳子,万万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

“所以……你一只鬼为什么还要睡觉?”

“谁告诉你的鬼不休息的。”他对面的收万劫语气十分无辜,说着还把脖子往被子里缩了缩。

“明天,欠你的会记得一次补足的,不过不能在人前……”

“哈哈哈哈……青阳,你……”

“闭嘴,快睡觉!”

 

 

后记

“所以,你怎么又过来了?”不过半月,青阳子又在房间里看到了收万劫。

“上次只是本金,要知道青阳你可未付利息。”收万劫眨了眨眼睛,青阳子觉得他要是有尾巴,现在一定是要翘到天上去了。

“没问题吗?”光天化日、平白出现,青阳子不由地有些担心对面这只让人不省心的鬼。

“下元解厄,地府公休。”

“知道了,会记得……”青阳子好好答应了收万劫要求,却在心里默默地刨去了一些数量,只是意外而已。

评论(6)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