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umaire

Able was I ere I saw Elba

【青劫】认知障碍(大概算是...沙雕文?)

大概是abo背景下的...沙雕文?

OOC严重

收万劫是个omega,基本上所有的人都知道他是个omega,毕竟在这种abo世界里大家都有鼻子,谁能闻不出来呢?不巧的是,有鼻子而且因为家学缘故鼻子还挺好使的收万劫他自己不知道。当然,知道这件事的人,倒是不太多。

首先知道的是,收万劫的倒霉妹夫竞邪王驭能天,日常负责给大舅子挡烂桃花。烂桃花层出不穷,本人还不知道,辛苦程度可想而知。这事干久了,老实人也受不了,更何况从竞邪王酷爱偷袭来看,他跟老实人之间还有着不可逾越的鸿沟。

“修罗,你有没有…想过,你可能…不是…alpha…?”

“哦……”收万劫拉长了音调,从容不迫地掏出血珞丹青,一刀拍在了亲爱的妹夫头上。驭能天一阵吃痛,然后再看挑着眉的大舅子,从中就只能看出一个意思来“就你这样都是alpha,我怎么可能不是”,简直欲哭无泪,你真的不是啊!!!

“三哥天下无敌,怎么可能呢,驭郎?”冬月泪香十分捧亲哥的场,直接拆了竞邪王的台,然后收万劫看着两个人你来我往地离开了。不是目送秋波、含情脉脉的那种你来我往,而是拳脚功夫、手脚并用的你来我往,收万劫倒也不担心,反正泪香是个alpha不怕吃亏,再不济还有他。

再然后知道的,就是立志撩遍三界美女、整日拈花惹草的鬼麒主,收万劫长相阴柔又是个omega,四舍五入也算是目标人选了,而且近水楼台先得月,正适合下手。当然,这是鬼麒主盘算里的理想状况,但是大家都知道,鬼麒主想做的事呢,往往结果和目标是千差万别。所以到最后,因为鬼麒主被打得实在太惨,其余的八部众基本都知道了这件事——收万劫当自己是个alpha。其中,御天者甚至因为好奇私下里还问过邪神,邪神犹豫了半晌,觉得可能是当初“拔苗助长”操作有误,但是邪神万万不会承认这事的,开始认真考虑要不要换个御天者,听说莫召奴是东瀛一等一的美少年。

再后面,龙脑青阳子把收万劫从湖里捞了出来,不对,是抱了出来,收到了来自盟友竞邪王长达十一页的长信,信中不是道武王谷的进展,不是下一步的计划,而是警告他务必离阿修罗王远点,附带修罗如何挫败一众烂桃花的战绩一览表。

“我为什么要来卧底?”看完了竞邪王情真意切的十一页长信,青阳子对于自己选择的前路产生了一丝怀疑。

“为了丹青狱图,”青阳子回头看一眼安静睡下的星宿一奇,八条红白渐染的飘带垂下床沿,“和科学养鱼……”

科学养鱼的时间久了,当青阳子和收万劫一起出现在道武王谷时,基本上惊掉了一干人等的眼球,基于两个人的性别和闻到的气味,大家默认并脑补了一些有些不得了的事情,年纪不小但是脸皮依旧很薄的道剑甚至有些脸红。

“青阳,他们对冬月吟泉的气味,反应为何这么大?”一战功成,回去的收万劫诚实发问,毕竟他睡了很多年,有些摸不准当下的世界。

“冬月吟泉外凝里冽,值得众人惊叹。”某圣龙口不具名的龙脑拒绝承认,冬月吟泉的味道和他的信息素味道有个七分相似,以至于那群人把收万劫身上的冬月吟泉的气息当成了什么别的。

“青阳子,身在道门,不忍见其堕败。”这话一点问题都没有,整天脑子里都是这种八卦,不是我们道门,圣龙口道尊如是想。

收万劫与剑子仙迹一决胜负,一旁的青阳子和谈无欲一边嘴炮一边观战。

“阿修罗王,居然是……”

“苦境支持各性别……”青阳子毫不犹豫,就打断了月才子的话,底下那位可不这么觉得。

“道皇的亲传弟子……”月才子话锋一转,随着收兵的剑子一同离去,临走还不忘附送青阳子一个“我都明白”的暧昧眼神。

少见多怪,青阳子已经能坦然面对这种见了鬼的误会,收万劫是平分秋色的敌手,也是相视莫逆的知己,不过是偶尔一起喝喝酒、弹弹琴、吟吟诗,一切都是为了科学养鱼,不,挽回星宿一奇,都在想些什么。难道在天地门隐居太多年,他也跟不上潮流了。

从儒门第三次无功而返,强压怒火的收万劫直接去了豁然之境,学习如何处理他和他的苦境朋友青阳子之间的关系。

秉持着朴素的哲学精神,剑子直接劝了收万劫莫走极端。待收万劫走后,琢磨着刚才下肚的酒,剑子发现有些事情可能不太对,原来竟是冬月吟泉的味道。不过,转念一想,苦境人的朋友嘛,这么说倒也完全没有问题。

一声修罗,自诩尽心尽力地给大舅子挡了一辈子烂桃花的竞邪王,满心酸涩,怎么到头来就没防住这朵呢,难道是修罗睡了这么多年他业务不够熟练了?

只可惜没那么多时间留给他胡思乱想,不过须臾之间,业已终途。恨吾峰已死,收万劫脸上仍是不见喜色,一副阴沉不定的模样。有心无心,多情无情,先行一步离开的收万劫,仍不忘留下一个意味颇深的眼神。即便嗅不到收万劫周身几尽凝滞的气息,青阳子也能轻易地感知到收万劫的情绪,然而这与他欲行何事并无关联,收万劫亦然。

无它耳,知交敌手,哪怕行至如此境地,仍是如此。只可叹:日出入安穷?时世不与人同。

“汝是…何人?”方从时穷丹青湖中被龙脑抱出的道皇传人,顶着湿漉漉的长发,睁大了一双金眸,神色中犹带警惕。真像是一条锦鲤,素来在人前不苟言笑的青阳子内心突然产生了一丝揶揄的想法。

初复平静的时穷丹青湖面,血色潋滟,层层涟漪。

“果然还是很像锦鲤。”青阳子不由捏紧了手中道扇。

评论(9)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