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umaire

Able was I ere I saw Elba

【青劫】遣悲怀(暗黑向be结局)

青阳子后期性格出现暗黑倾向

欲织心对于收万劫的“好”出于极其病态的控制欲

由于目前台面上可以杀死邪神的方式太多,仅写入了其中记忆比较深刻的几种方式

本文与淮橘、执手的两篇背景完全无关,就像RPG游戏一样,世界观相同、但关键走向已经出现重大分歧,仅仅共享一些不影响最终结局的小剧情

 

“若说遗憾,我只有一事,那就是星宿一奇,未能在此时与我并肩作战。”

“妄想,两者皆是妄想”八歧邪神一声怒喝,却非陷入预先设计的道阵当中,反而往时穷丹青方向赶去,在场众人不禁一阵心惊。时穷丹青,世外之地,欲织心凛然一怒,天笔峰毁,湖水排空,沉入时穷丹青的阿修罗王收万劫赫然浮现空中。

“傻孩子,为何还会觉得除了本座竟有人能救你呢,道皇圣无殛尚且无力,更何况区区龙脑青阳子呢?”八歧邪神幻化人形,轻抚收万劫颈上伤口,语气温柔,相似的竖瞳中满是惋惜,但话中暗含之意却让人不寒而栗。“你的母亲可是将生生世世献与本座,怎会如此轻易结束?居然为了一个外人甘愿自杀逃避本座,真是让本座心寒啊,不过本座向来最疼爱你了,你看,你终究还是只能同本座一起…”欲织心言毕,八歧邪神与阿修罗王尸身同时消失无踪,徒留时穷丹青一片山崩水竭的劫难景象。

青阳子等人虽紧随八歧邪神庞然身影,终也难及邪神步伐。是以,龙脑一行人赶到时,只见时穷丹青一片狼藉,湖中尸体已随邪神真身失踪不见。

“朱尊、豁青云,通知儒、释两门邪神真身业已出现,后续行动不必继续;令君章率残部回防圣龙口,以防生变;半完人劳烦你协助令君章,一众道生也请暂往圣龙口一避,以免分散道界力量。我自去与一页书等人商讨此事变故。”大变突生,青阳子沉着应对、发号施令,却有一丝不祥之感隐隐涌上心头。

“如此说来,收万劫恐怕对于八歧邪神非是一般八部众可比,不知莫召奴你可否知晓?”听闻道界变故,剑子心有疑惑直接发问。

“八歧邪神有一女性魂魄,名唤欲织心,似与阿修罗王之间颇多瓜葛。”莫召奴向众人提起御天者两次对八歧邪神提及对收万劫行事十分不满,却均被欲织心力保驳回。

“欲织心似已发现收万劫非是剑子所杀…”那句“两者皆是妄想”料想便是此意,如此一来,星宿一奇处境危矣,那句他隐约听清的“你终究还是只能同本座一起”更是让人寒意从生,也许下次相遇所见便不再是星宿一奇,只是阿修罗王。

变故突生,八歧邪神如此作为的原因、目的均是不明,再多商议也是无用,只能各方加强戒备、随机应变,青阳子忧心忡忡返回龙琴居,接到夜叉枭王传讯,信中直言要他再次杀死阿修罗王,并且提及即便如此今日他与白川凌花仍不会放弃行动。

“再次杀死阿修罗王…”难怪上次相见那般冷嘲热讽,他那几个同僚中居然还有人对他有几分真心,青阳子颇有几分苦中作乐之感,抬头所见确是昔时收万劫故意放入龙琴居的青橘,失去他之灵力维持已然成熟过度。

“青阳,龙琴居内庄重有余,生机尚显不足。”时至今日,青阳子仍能忆起当时收万劫说这句话时的神态,但他却连他之尸身都未能保住。龙脑信手掰开一个橘子,却发现不过数日,已是什么滋味都没有了,甜蜜不存,就连苦涩亦是不存。

虽然心中已做好十足准备,见到收万劫屠戮圣龙口道生,青阳子内心仍感愤怒。明明他生前自刎完成丹青狱图只为完成道皇诛邪遗志,却在死后都难逃这具躯体的束缚不得自由。未曾就他摆脱宿命,终是龙脑之过;未曾让他死后安眠,则是青阳之恨。一奇,我定会救你。

几下试探,青阳子发现收万劫邪力更胜往昔,为避免更多伤亡,决计将他引往龙琴居方向。而龙琴居不远处,正是早已失去主人的冬月寮。

望着记忆中熟悉的故居,阿修罗王产生了一刻迟疑,不由脱口问出:“龙脑青阳子,你我相识吗?”话一出口,阿修罗王自觉失言,母亲要他杀死的人,怎会与他有什么纠葛,一瞬杀招放出,冬月寮不留遗迹。

“你…”

“母亲要你死,抱歉了”好似听出对面红衣道者话中愤怒,阿修罗王不自觉向他解释,但不知为何,交手之间却是杀气更盛,而令君章等人亦从圣龙口追出出手援助,阿修罗王见状离开。

“慈郎,你觉得他现在是何种状况?”之前在暗中关注两人情形的剑子、慈郎从旁走出。

“记忆混乱,他似乎完全不记得道皇,还觉得邪神是早已离世的母亲,不知道八歧邪神是抹掉了他之记忆还是封住了他之记忆…”

“一瞬迟疑,当是记忆被封,慈郎,你可知道何如解开封印?”

“尚不知邪神以何法封印,解封谈何容易?”

“若无计可施,青阳子会亲让阿修罗王败亡。”方才沉默不语的龙脑,暗自评估解封之可能性与造成之伤亡后,不甚艰难地做出抉择。而他知道,易地而处,星宿一奇也会作出同样的选择。

送走剑子、慈郎两人后,青阳子思考最近变故,试图打通其中关节,却听见有人暗中扣窗。

“既然一直都在,何妨现身?”

“龙脑好生严肃,真是缺乏生气,”一张熟悉的面孔赫然出现在窗外,扔过一只青橘,“喏,送你了,下次你我定要分出高下。”

青阳子接过青橘,窗外之人倒是消失。分出高下,收万劫总在一些令人意想不到的地方出奇天真,无论是冬月宵、星宿一奇,还是如今什么都不记得的阿修罗王。如此又算什么?

八歧邪神仿佛对苦境突然失去了兴趣,各地均未传出邪神为祸的消息,就连阿修罗王现身的消息都不曾有。这对青阳子等人来说,并非幸事,一来邪神目的更加难以预测,二者久而不怠非是易事。

一阵风平浪静过后,八歧邪神亲率阿修罗王、鬼龙王攻上儒门,虽早有准备,四大创道者仅剩的皇儒仍是步上同修后尘,凤儒、法儒亡于阿修罗王之手,昊正五道仅余其二,鬼麒主为护玉离经亦亡于血珞丹青之下。

“宵儿,你本可收手,为何要置鬼龙王于死地?”

“母亲,鬼龙王在两军交战之时,心中所想竟还是他之儿子,宵儿不过顺遂他之心愿罢了。”

邪神冥殿之上,八歧邪神端坐王座之上,阿修罗王一副稚子拳拳模样,将头靠在邪神膝上,欲织心摩挲着阿修罗王的长发。青阳子等人在儒释两门相助下突破外层,攻入邪神冥殿之后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十足诡异的景象。

“宵儿,为母亲,杀掉他。”欲织心对青阳子扬起一个恶质的笑容,轻拍阿修罗王肩膀,似是催促。

阿修罗王起身望了青阳子一眼,一声犹豫的“母亲”中满是恳求。

“宵儿…”欲织心沉下声音,阿修罗王明白此事无可商议,提刀再次对上青阳子。

阿修罗王不欲取命,青阳子有心不杀,两人之间看似剑拔弩张,实则互有留手、未尽全力。青阳子再运返璞归真奇劫分之招,阿修罗王杀招再对道皇绝式,什么都没变,什么也都变了,恍若隔世。阿修罗王仅以邪元应战,难承道皇绝式之威,身受重创,嘴角朱红。同一时间,欲织心设于收万劫身上封印消失,无数记忆一瞬回归,星宿天内师尊慈爱抚育,龙琴居下挚友秉烛夜谈…

而另一旁,梵天一页书亲率八名高手克制八恶道,剑子、莫召奴在一旁协助出招,加之谈无欲屠龙圣剑之助,八歧邪神已陷万劫不复之境,青阳子取出丹青狱图,想借狱图之功将八歧邪神永禁地狱深处。只是,困兽犹斗,更何况是八歧邪神,最后一击冲破众人禁锢,直冲正在运转丹青狱图的龙脑青阳子而去。

“青阳…”收万劫知晓正是关键时刻,一瞬分心便是众人皆危,主动迎上八歧邪神最后一击。血珞丹青一息即断,收万劫自知绝无生路,全无保留只求尽量减弱青阳子所受冲击。

“收万劫!青阳子,你何德何能,竟让他再次背叛本座。不过本座乃人类恶念所聚,人类一日不绝,本座就永远存在,他才是万劫不复啊,哈哈哈哈…”随着丹青狱图运转,八歧邪神被封入地狱深渊,一阵阵嚣狂笑声仍回荡在邪神冥殿。与八歧邪神相持甚久,众人皆负严重内创,只得就地调息。

“一奇!”青阳子不及顾及自己所受冲击,源源不断地往收万劫体内输入真气,却愕然发觉收万劫之灵魂正在溃散,纵然他以道法维持,仍是难改颓势,终是明白邪神所说的“万劫不复”意指为何。

“青阳…不必费力…遇见…你…我…之…幸…”收万劫伤入五脏六腑,一袭红衣浸透鲜血,用尽最后的力气触到青阳子输送真气的手,断断续续地告诉他星宿一奇此生得遇青阳子从未后悔,希望他莫要为此事自责。

随着一口朱红呕出,青阳子感到他怀中之人再无动静,他也无法再感应到星宿一奇之灵魂。在剑子等人担心忧虑的眼神中,青阳子抱着失而复得的星宿一奇的尸体一步步走出邪神冥殿,他终于又只是他,可他也再次失去了他。

伤势稍轻的剑子示意莫召奴、谈无欲照顾承担主要压力的一页书和其余伤患,准备去寻慈郎一同去探查青阳子之情况,最后所见青阳子之情状有些令人担忧。

剑子与慈郎首往龙琴居去,在门外两人闻到一股浓重的血腥味,再有龙琴居已被设上强大阵法,更是让人不由心惊。剑子、慈郎联手破阵,却发现青阳子并不在此地,血腥味乃是由床上换下的血衣引起,而屋内十分显眼的一枚青橘在两人开门瞬间化为飞灰,湮灭不存。

时穷丹青、冬月寮已毁,传闻中道皇抚育星宿一奇长大的星宿天二人并不知如何前往,两人对视一眼,顿时明了他们下一站的去处——天地门。两人远远望见天地门内火光正盛,待两人进入时火光已息,不清楚青阳子在天地门内做了何事。

“青阳子,我们打破了龙琴居上阵法,你桌上的一枚青橘顿时灰化。”虽感十分抱歉,但是两人仍是如实相告。

青阳子停顿了一瞬,只是回答“没什么”,然后继续先前动作,将手中的白色粉末细心地洒到院内的已经挖好的坑中,然后拿起一旁的早就备好的橘树苗安稳妥当地将它埋好。

两人站在一旁看龙脑在院中种树实是有些尴尬,为了缓和气氛,剑子不得发问,“龙脑青阳子,想必种树用的也不是一般肥料,可否让剑子一开眼界?”

“星宿一奇,”见到两人面上愕然神情,青阳子极为认真地又解释了一遍,“那是星宿一奇。”

 

 

后记:

1.龙琴居的青橘前后有两个,前面被青阳子吃了的那个是《淮橘》里出现的那个,后面那个是阿修罗王扔过去的那个,灰化是因为放的时间太长了和保鲜措施——阵法被破坏了

2.星宿一奇的骨灰实际上青阳子还是留下了很大一部分,至于剑子和慈郎的后续反应大家可以自行脑补,我无能为力

3.青阳子最后种一颗橘子树一是因为两次收万劫扔给他的都是橘子,另一个原因是因为《淮橘》中最后收万劫那个自比(好像太文盲没写出来,收万劫以淮南喻指道皇、青阳子,以淮北代指八歧邪神,“当属淮南”是说因为青阳子在身边,他最终才能成为“橘”——星宿一奇,而非“枳”——阿修罗王)

4.让我们感谢思路清奇的御天者和看起来智商有些欠费的八歧邪神,没有他们,在正常逻辑下,万劫的下场只会比现在更惨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