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umaire

Able was I ere I saw Elba

【青劫】淮橘

文采学识大概是一种永远也写不出来的东西

故事背景与执手一文相同,但时间线在此之前

时间背景与原剧略有不同,剧中提过牡丹台牡丹花开,应该是四五月份,文中的橘子最早在十月成熟(不过作为霹雳同人,我为什么要考究橘子能不能熟啊,大家都是先天想吃个换季水果不是应该挺容易的吗)

 

“不可啊!”

收万劫当日自刎以求完成丹青狱图不愧师恩,不负师尊遗志,终是有愧子期。青阳子那一声劝阻,收万劫虽早已料到,却也不忍转身,最后一眼全是复杂,满是留恋更是决绝,青阳,要你失望了,你我终是无法同路。

醒来后,他赫然发现此地装饰与龙琴居内别无两样,一瞬恍惚,好像是青阳刚从时穷丹青将他唤醒,之前种种皆不过是一场幻梦。他习惯性地想要拿出寒蝉之音端倪,然而力有不逮,只得作罢。气海之处隐隐作痛,想必是道邪双元强烈冲击所致,收万劫方才忆起寒蝉之音已被他亲手所毁,发生此事实属寻常。不过短短数日,就连他曾经放在龙琴居的青橘都已变作橙黄,当真世殊事异。

“师尊,即便如此,你也希望我活下去吗?”收万劫倚在床头,闭目沉思。

双元皆失,收万劫不曾感应屋内阵法有变。而在另一边,感应阵法有变,剑子急于摆脱九变妖媸,一为确认转移至合修会据点内的武林人士和无辜妇孺的安全,二则应他人所托照顾龙琴居内已经清醒的道皇传人。

敛去设于屋外的阵法,剑子进入内室,发现收万劫正倚着床柱闭目沉思,一头长发落在肩头,消解了他眉眼间的凌厉之气,一改往日难得显出一副乖巧脆弱的模样。

“你现在感觉如何?”闻言床上之人倏尔睁眼,眸光锐利,方才种种仿佛不过假象。

“你是…剑子仙迹…为何…青阳…”眼前之人面上先是不解而后了然,却在喊出龙脑之名后蓦然收声,其间心绪变化不知凡几。

“青阳子所言不差,星宿一奇果真趣味。”双方既都清楚原因,剑子也就无需隐瞒,直言自己受青阳子所托,对此刻龙琴居内的星宿一奇毫无敌意。

“剑子仙迹,这世上还有你这种人…”

“犯错,未必该死,活着可以忏悔,可以赎罪,弥补过去的不是,星宿一奇,剑子的回答现在依旧如此。”

同样的对话,同样的人,若说首次惊讶错愕居多,收万劫此次却是感慨良多,心性无为,豁达率真,剑子仙迹确实是当之无愧的道教顶峰。

“八歧邪神真身未现,九变妖媸正在西、南武林大肆屠杀,你我暂且言尽于此,稍后慈郎会前来,毕竟你已有数日昏睡不醒。”剑子仙迹行迹匆匆,想来百妖之首九变妖媸也绝非轻易可应付。“东瀛百妖卷卷首…青阳,你可真是又惹上了一个大麻烦…”气海处疼痛愈烈,收万劫神思恍惚之间觉得似是有人从门口冲向自己。

再次醒来之后,收万劫惊觉气海处疼痛已然消失,坐为床边的正是已有数日不见的龙脑青阳子,看他眼下略有青灰浮现,一身红衣之上犹带寒气,想来是刚刚处理完九变妖媸之事就赶回来了。

“妖首能为,龙脑觉得如何?可驱使她,邪神能为远超…”

“你可知若是慈郎晚来一刻,道皇恐要在黄泉相见爱徒了。”青阳子话间严肃神情,收万劫便是在两人先前对立之时也未见过,实感新奇,但理智告诉他此时最好不要再触龙脑的霉头,于是低下头专心剥开放在床前的橘子尝了一瓣后,全数塞入青阳子手中。

“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甘甜不涩,当属橘生淮南。”

“闭心自慎,终不失过兮。秉德无私,参天地兮。愿岁并谢,与长友兮。”知晓他之心意,青阳子也不再多言,一同享受九变妖媸死后、邪神临世之前难得的闲暇时光。他拿起收万劫塞到他手中的一瓣橘子,放入口中,果真很甜。

 

 

注:

闭心自慎,终不失过兮。秉德无私,参天地兮。愿岁并谢,与长友兮。

——屈原《九章·橘颂》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