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umaire

Able was I ere I saw Elba

【青劫】执手

虽说东山没有写出青阳大佬的智谋,但是感觉自己没塑造出东山的青阳子万分之一的苏感,且将就看吧

八歧邪神降世,能为无可估量,青阳子苦战一日,受创颇重,幸得剑子驰援,方才得以按照原定计划抱琴脱出。

“青阳,你受伤颇重,让我为你疗伤。”龙琴居内,青阳子甫一进门,收万劫便闻到一股血腥味弥漫到空气中,红衣上浸透了不知是谁的血。作为曾经的阿修罗王,收万劫十分清楚顶头上司的能为,却苦于现状无法相助,只能在龙琴居等青阳子负伤归来,语气中很是急切。

“一奇,我尚无大碍,你虽由狱图之力复生,终也…”青阳子不再言语,默默拉过收万劫的手,用自己的手覆住他的手,想将身上的温暖悉数给予身侧之人。那双手如此冰冷,想必他苦战一夜,星宿一奇便也如此等了他一夜。

时穷丹青湖上,他亲眼看着收万劫自刎以求完成道皇诛邪遗志,心中遗憾难以言表,也许就像青阳子放言收万劫未曾知道真正的自己,他也曾错估过星宿一奇的性格。然而,道皇却从未错算自己亲手养大的孩子的性格,执拗重情,一旦天伦梦碎,回想过往作为,不知他还有几分生愿。因此,丹青狱图会返还为此图牺牲之人的性命,如若收万劫幡然悔悟,道皇可保住爱徒生机;反之,牺牲万道血魂,足够为孽徒送行。

便是如此,目睹星宿一奇缓缓沉入湖中,青阳子以无藏卷收起丹青狱图后,却发现本应沉眠湖底的道皇传人竟又出现在了自己怀中,虽然微弱,却仍有生息。青阳子曾有疑惑,道皇何以确定手握遗册之人能按他之心愿行事,见此情形一瞬明了,比之获取遗册之人道皇寄望的更是不曾在遗册上提名的爱徒。

然而星宿一奇虽是复生,毕竟曾于三途河走过一遭,加之双元皆废、与剑子对战时以身为器曾受重创,身体不胜过往,终日沉睡,如今虽已清醒却仍需长期调养。于是,青阳子对外坚称阿修罗王收万劫已经沉眠时穷丹青湖底,仿佛那日出现在他怀里的人不过是个幻影。对内,也不过告知了剑子和慈郎两人,一为前些时间应付九变妖媸时他难回龙琴居,剑子最终放过收万劫必不会杀他,二为星宿一奇终日沉眠一事非是龙脑可解,慈郎却是精于此道。

“青阳,莫忘了星宿一奇可是能与你并肩之人。”沉默片刻,收万劫借由两人相握的双手,以自身所剩无几的道元勉力为青阳子医治,温暖的真气流经青阳子苦战一天疲惫的身体,几乎同时青阳子调动自身道元无声回应,同源的两道真气通过交叠的双手在两人身体间流转。

“一奇,今日之战八歧邪神提起了你…”自他醒来之后,青阳子为了让他安心休养,很少会与他主动提及战事,八歧邪神中会提及他的必是欲织心,而她最是心狠手辣、善于玩弄人心,不过以青阳才智不必多虑,收万劫思量之下只是回答:“欲织心最善操弄人心,她的话不必当真。”

“无妨,她叫我下三途河向你道歉…”收万劫觉得自己大约等了一夜有些精神恍惚了,不然怎会听到这样的话,甚至青阳那张脸上还有些许笑意。见收万劫一时愣住,青阳子内心不由感叹,当真少见他这般神情,将这件事讲与他真是一举多得,也可使他放下心来。

“一奇,回神吧,我当真未想到你人缘如此之好…”

“何必用这打趣我,欲织心,龙脑当心为上…”

一句当心为上,三分愠怒、七分紧张,青阳子见他久久不再说话,转身看去,却发现收万劫已是无意间睡着了,果然等了一夜后再动用残存真元对现在的他来说太累了。

青阳子小心拿开覆在收万劫手上的双手,将他抱回内室休息,望着沉沉睡过去的人,轻声承诺:“一奇,待邪神劫祸过去,我们便回天地门隐居…青阳子期待你我再度并肩之日,宜言饮酒,琴瑟在御…”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