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umaire

Able was I ere I saw Elba

【青劫】月见

短小并不精悍,日常OOC

中秋月,月到中秋偏皎洁。豁青云人虽不在,却特地寄了月饼和桂花酒回圣龙口,青阳子见到包裹,才记起今日正是中秋。

满月既望,正和团圆之意。月色甚好,青阳子难得放下手中诸事,拿起豁青云送他的桂花酒,月下独酌。蕙肴蒸兮兰藉,奠桂酒兮椒浆。桂香馥郁,但这桂花酒确是清香满怀,豁青云有心了。醇香柔和,余香长久,已是佳品,青阳子却觉得犹有不足。

“师弟,”三途河上,星宿一奇寥寥几句之后,只是指着酒杯示意青阳子,“怕是今后难得了……”

电光石火之间,青阳子终是明了这酒尚有何不足。也许当日剑子并未讲错,他的确跟在阿修罗王身边太久了。青阳子放下手中酒杯,抬头注视着天上的一轮圆月。

“露の世は露の世ながらさりながら。[1]”彼时,青阳子方将星宿一奇从时穷丹青带回不久,竞邪王仍在道武王谷活动,以星宿一奇的名义召集的人马尚未整顿完成,恰逢一个月圆之夜,青阳子留意到收万劫独自在庭院中站了很久。澄澈的月光下,收万劫的神情竟有些落寞,发觉青阳子走近之后却立刻收敛了面上的表情。

“月明堪久赏,终夜绕清池。龙脑,可有雅兴?”明知不过逢场作戏,收万劫暗金色的瞳孔中迸射出的光彩,仍让青阳子动容,酒逢知己,棋逢对手,不过如此。

“月皎疑非夜,只是……”青阳子饶有兴趣地打量四周景色,似是对收万劫之语颇为认同,却言犹未尽。

“如何?”收万劫眉头一挑,神色间颇多期待,等着青阳子如何应答。

“酒倾无限月,无酒,岂不可惜?”青阳子挥手之间,眼前景色令收万劫不觉眼神一亮。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恰合初春夜色。

“甘美醇和,已是上品,尚差火候,”收万劫浅酌之后,放下手中酒盏,“青阳,过些时日,请你一尝何谓佳酿。”收万劫言语间神采飞扬,分外开怀,虽是有意为之,却是青阳子计划之外不曾预料的意外。

看着青阳子脸上的迟疑,收万劫直接开口询问青阳子喜欢何物,言下之意便是可赠他一坛酒以馈今日之约,本意不在此,青阳子并未在回答上多费心思。后来,竞邪王于道武王谷战死,收万劫和青阳子的道皇传人之争随之开始,青阳子对此从没多少心思,收万劫也没再提过此事。再后来,收万劫拿着冬月吟泉造访,青阳子也就以为此事作结。

“玉颗珊珊下月轮,可否?”看着空中皓月,青阳子不由想起中秋桂酒。

“自然。”收万劫脸上毫无惧色,颇为轻松,细细想来反而带着些不易察觉的骄傲神色。

青阳子终于想起,当时,他是如何回答。一墙之隔外便是冬月寮,青阳子踌躇片刻,推门而入,轻车熟路地走进星宿一奇的房间,找到了一坛未开封的酒,坛身上写有“月见”二字,笔势挥洒自如,与后来青阳子所见的沉郁顿挫大有不同。

青阳子将酒带回了龙琴居,却并未开封。不必开封,便可闻到桂花香气,恰到好处。

适见三阳日,寒蝉已复鸣。感时为欢叹,白发绿鬓生。

“青阳,久见了……”

 

注:[1] 小林一茶的俳句,意译大概是“露水一人世,譬如人世一露水,即便是如此”,表示虽然明知逝水不归,落花不再,但无论怎样,仍是难以断念。


评论(1)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