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umaire

Able was I ere I saw Elba

【青劫】来世

私设很多,包括收万劫的转世、令君章虎胤曾受道皇托付等等

     

       黄沙故道,人迹罕至。伴随着八歧邪神已成神州旧事,一度煊赫的圣龙口又再度衰落,一如当年的往事全部隐于时间之中。

     “师尊,这便是你提到的圣龙口吗?此地已变成这副模样了吗?”漫漫黄沙中,一名少年默然伫立,远望沉思。

     “王…”令君章察觉有人进入圣龙口,前往查看,却发现少年容貌宛若早已故去的星宿一奇,不由失声。

     “天阔星河 邈澄思冒昧打搅,不知阁下是…”见令君章一瞬失神,少年暗下心思,决定由此下手,以明师尊用意。

     “圣龙口左护法令君章,天阔星河 邈澄思,不日前在与鬼族一战成名的少年剑客,还请入内。”

     “不知护法,方才见到澄思,为何失神?”少年语气寻常,找不出一丝破绽,仿佛只是无意提起。

     “阿修罗王收万劫,不知道天阔星河是否听说过,你与王的模样简直是一模一样…”

     “惜败于道教顶峰剑子仙迹的天邪八部众?”方才令君章的声音变得渺远茫然,仿佛又回到了过往岁月。幼时他曾听母亲讲过邪神为祸神州的故事,令君章句里行间对阿修罗王的情绪并不分明,想必其中另有隐情,不足为外人道也。

     “最后道尊使用的那副丹青狱图,便是王所绘。”简单的一句话,却让邈澄思顿生奇异之感,丹青狱图、龙脑青阳子、阿修罗王收万劫,若非亲历者之言,谁又能想到还有此种关联。

     “师尊屡屡提及圣龙口,难道就是为了这桩旧事吗?”邈澄思内心波澜暗起,难复平静。

     “不知护法可否将此事详情告知澄思,澄思听护法所言,想必也不愿他一直为人所不解。”

     “不知你可曾听说过星宿一奇,道皇亲传弟子,他的另一身份便是…”令君章望着与故人相似的面貌,本也无意隐瞒,仔细道来,“败于剑子仙迹,王敛阵离去,收魂并未成功,道尊前去寻王之踪迹。待道尊再回圣龙口之时,王长眠时穷丹青,丹青狱图已成。”随着的令君章的回忆,邈澄思脑海中浮现无数画面,让故人送行,也许还是太过狠心了。

     “阿修罗王最终完成丹青狱图,想必已是释然。澄思尊敬他之选择,师命业已完成,澄思须得告辞。”

       望着少年远去的背影,令君章心中无限感慨,“虎胤,星宿一奇回归正途,你我总算不负道皇托付…”

       时穷丹青,丹青双虹越过湖面,早有一人立于湖前。平静的水波映出少年的面容,一对尖耳,与人殊异。

     “龙脑青阳子,道尊,或许我该唤你青阳?”

     “端看你认知之自我是谁。”

     “我不是他,我是邈澄思,道尊,”少年面上笑意满满,“青阳子决行之事,从不后悔。收万劫视龙脑为知音,道尊自然知晓他决行之事,可曾后悔。”

       两人错身而过,少年正欲离去,却被挡住了去路。

     “天阔星河,你早就记起这一切,不是吗?”青阳子一下握住少年的手腕。

     “青阳,你要做什么?”手腕一阵吃痛,少年不禁痛呼出声。

     “为何不来找我?”青阳子顺势将少年揽入怀中,为他揉着吃痛的手腕。

     “无名之辈,如何与龙脑并肩?”少年声音闷闷的,不甚愉快,青阳子却感觉到他怀中的身体放松下来。

     “那就与我一同回去,一奇。”

 

彩蛋:

        “青阳,我真比不上剑子仙迹吗?”

       正在喝酒的剑子不由得一愣,望着慈郎等人投过的好奇目光,一瞬想起诛邪旧事,咬牙切齿道:“青阳子,你们两人之事不要拖我下水!”

       青阳子从善如流地换掉邈澄思方拿到手中的酒杯,从容答道:“澄思,你尚年少,仍在发育,还是不要饮酒为好。”

 

后记:

       作为一个文盲,如果以下用法有问题,还麻烦大家指出。选择天阔星河邈澄思作为转世之后的名号,是希望能在同人中能圆他作为收万劫不能圆之梦。“邈”属意久远,“澄思”取自“澄思渺虑”,亦含心思澄明之意,希望来世他能一直通透的活下去。“天阔星河”是为了与久远的意境相配,大概还能联系一下前世?如果不介意的话,还有一个比较惨烈的be版本:http://30826429457.lofter.com/post/1d980205_12a72b1d

评论(3)

热度(22)

  1. 鶖紅陌夏蟻裳披來永晝十七Brumaire 转载了此文字
    甜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