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umaire

Able was I ere I saw Elba

红尘往事(收万劫中心,含驭香)

                            (一)

        一间晦暗的神社,一条阴森的小径。

        有母子两人远远向此走来,女人看似坚毅的面容下满是哀伤与痛苦,孩童虽因自身经历少年老成却仍有一丝天真,他狠狠地扼住那个孩子的咽喉,想让他再也无法吐露一个字节。

      “可是,我还能活过十三岁吗?”他又一次失败了,让那个孩子又一次以最天真的口吻撕开那个女人的心底最大的伤疤。

      “大哥跟二哥,都在十三岁的时候病逝,我很怕,我将来也是同样。”他绝望而冷淡着望着那母子二人,不再做任何反抗,静静等待着那宿命将至的一刻。

     “母亲就算牺牲一切,也一定会让你活下去!”一个昏倒的孩童,一个再也无法承受失去的母亲,两个人慢慢被黑暗笼罩,身形被那间昏暗的神社吞噬。

     “好好珍惜,你母亲伟大的牺牲吧。”在一段满是恶意的规劝和警告中,收万劫恍然从梦中惊醒,在双手沾满血腥之后,他已经很久没有再做过这样的梦了。他披衣起身,月光盈盈,洒满整个庭院,却仿佛永远也无法照进他立身之处。他掬起一捧冷泉,望着微凉的泉水从指间静静滑落,一如过往时光。

        逝川与流光,飘忽不相待。泪香昨日曾叮嘱他定要邀请竞邪王驭能天来冬月寮品酒,话中半是娇俏半是羞怯,他才明白过来如今她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跟在三哥身后想要寒蝉的小姑娘了。这些年来岁月于他无迹,泪香却已经出落得亭亭玉立,开始有不愿与他说的情愫了。若非是他,泪香本应有一份平凡而幸福的生活,不会与八岐邪神的鹰犬有任何瓜葛。可是,事已至此,他又怎么忍心让小妹在失去母亲后,再有可能忍受像母亲那样失去丈夫的痛苦。既然如此,竞邪王似乎也不是不能接受,小妹的心愿,三哥总是不想她失望的。收万劫思量再三,终于决定明日邀竞邪王前来冬月寮比试刀法,以此托词,驭能天大约更不易爽约。

                            (二)      

    “ 竞邪王,不知你可敢与我一试刀法高下?”收万劫在天邪八部众中一贯高傲,比试也说得仿佛挑衅,轻易挑起了竞邪王的争胜之心。不过收万劫确实还有如此骄矜的资格,一招出手竟是重伤竞邪王。

     “三哥!”泪香语气急切,心中隐隐有些埋怨,“你怎可这样对驭郎?!”

        收万劫心中莞尔一笑,傻姑娘,这样才有你发挥呀。

     “驭能天,是我出招过重了。为表歉意,收万劫邀你在冬月寮养伤,伤好之后,你我再战,如何?”收万劫容貌妍丽,面若好女,再配以如此恳切的语气,令人难以拒绝。

     “那就多谢阿修罗王了。”战兴未尽,既然此地主人如此安排,竞邪王欣然接受。

     “这是我之小妹,冬月泪香,”收万劫为竞邪王介绍身后少女,少女一身红裙,明眸善睐,顾盼生姿,“你在此养伤时,如有什么需求,尽可向泪香开口。”

        收万劫借口离开,刻意留下两人相处。“母亲,你说我这样做对吗?”一阵微风吹过,寒蝉之音响起,似是应和。

        不过半月左右,竞邪王的伤势已经痊愈。

     “这半月来,多谢泪香姑娘,我的伤势才能复原如此之快。只是不知道,阿修罗王,你我何时有空再战?”

      “驭能天若是不介意,收万劫自是奉陪。”

        言毕,两人持刀再战,竞邪王抢得先机,欲以一招夜狼一啸先下此局,却不料狼辰刀为血珞丹青所阻。“求胜虽好,但意图太过明显,收万劫怎可让你如意,”只见话音未落,收万劫手中血珞丹青以诡异路径逼近竞邪王,竞邪王刀身加颈,“你输了,若想争胜,留待下次吧。”

        竞邪王收刀:“是我输了,阿修罗王之能为果真不凡。”

     “那是自然,我的三哥天下无敌。”

        竞邪王闻言笑了笑,冬月泪香倒与她的兄长不同,明媚率真。

                          (三)

     “竞邪,又来求败吗?”收万劫见到来人毫不意外。

     “那又如何,败于修罗之手,驭能天不觉耻辱。”听出收万劫话中玩笑意味,竞邪王回答却仍是一本正经。

     “今日我们暂不比试,且陪我共饮如何?”收万劫一副兴致颇高的模样,除却战斗中甚是少见,竞邪王见状也不推辞。

     “这可是我三哥亲手所酿的冬月吟泉,今日一尝,可是你之大幸。”竞邪王的目光不由得被少女娇俏的模样所吸引,她身上有着驭能天此生再也无法触及的鲜活,那一刻他想他终于明白为何收万劫会如此看重保护这个小妹。踏上漫漫血路,虽是自身抉择,又怎可能不歆羡不知刀剑的平凡少年?可是,此路既已踏上,便无法回头,唯有向前。

        踌躇之间,一杯酒已经见底。

     “竞邪,收万劫有一事与你相商,可有时间?”恍惚之间听见自己的名字,竞邪王连忙应下,随阿修罗王起身离开。

        烟柳画桥,风帘翠幕,与桥上人、树下影相映成趣。收万劫行事向来果断,此次神色中却是颇为犹豫,驭能天不得不出声,“修罗,你有何难处,不妨直说,你我之间,岂非寻常同事。”

     “竞邪,你觉得泪香如何?”

     “泪香,明媚率真,与你十分…”恍然明白收万劫话中真意,驭能天一时语塞。

     “泪香…是你之小妹,自然很好…只是你我皆非凡人,驭能天担心…”

     “竞邪,我并非要你此刻回答,”收万劫强硬截断竞邪王话音,“收万劫自认护得住家人,三日之后,你我再叙无妨。”

        心知收万劫于此事的看重,望着远处浑然不知此间事的冬月泪香,竞邪王内心苦笑,“此派天真,最是动人,却也最是不可触及。”自冬月寮离开,竞邪王驭能天不想又会遇上御天者。

     “郎才女貌,天作之合,竞邪王为何犹豫?”御天者言笑晏晏,却让人心底无端生寒。

     “无尽血途,何必再累他人。”对面之人非是收万劫,竞邪王方才坦诚说出内心忧虑。

     “冬月泪香,阿修罗王之妹,怎算他人?”

                          (四)

        望着驭能天若有所思的神色,御天者满意离开。

     “收万劫,你可要感谢我。勘不破,执念太过,当真痴儿。既然如此,阿修罗王纵有贰心,仍是不足为惧。”

        三日之后,收万劫终于得到了他想要之答复。

     “竞邪,你当亲自告知泪香。”望着不远处两人说破之后甜蜜赧然的模样,收万劫举起寒蝉之音,又闻昔日熟悉的声声呼唤,暗暗发誓:“母亲,你看,宵儿和泪香将要有新的家人了。纵使艰难,收万劫绝计护他们此生周全…”

        冬月寮在长久的寂寥之后,迎来了一个真正花团锦簇的三春佳景。竞邪王虽然为人不解风情,但在他有心提点下,总不至次次浪费泪香的用心。白天,他与竞邪王两人比试刀法,泪香于一旁观战。待战兴已尽,三人于庭中共饮,闲话家常,仿若寻常人家。

        阳春三月,惠风和畅,正是酿酒的时节,他与竞邪放下刀剑,忙于在泉地汲取清泉。泉水清冽,水寒刺骨,仿佛可以洗净手上血腥。

     “泪香,如今樱花正好,你可否愿意与我一同前去赏花?”

     “那三哥,就劳你一个人辛苦了,我和驭郎会为你带一枝最美的山樱回来的。”

     “去吧,往年也是我一人,你可从未帮忙。”看着小妹殷切的眼神,收万劫虽是装作面上寻常,心中却不忍一笑,“泪香,竞邪不解风情,你当他为何邀你赏樱…”

        然则好景不长,随着邪神一声令下,战火再燃。神州不比东瀛,邪神的势力遭遇了顽强地抵抗,他与竞邪身为邪神部署,也越来越难以从战事中脱身。泪香不肯听劝,总要等到深夜他们一身是血返回冬月寮。

     “三哥,最近你和驭郎回来的愈发晚了…”泪香状似无意地向他提起此事,语气故作轻松,这副神情十分眼熟,恍惚间他险些以为又看见了母亲在长兄去世之后安慰他的模样。

        他终究还是将泪香牵扯进来了,不过,泪香绝不会成为下一个冬月宵,因为收万劫会帮她护住她想要的一切,无论是平静的生活还是喜欢的人。

        “泪香,你曾说过,三哥天下无敌,三哥向你保证,竞邪与我都不会有事。”

                          (五)

        战事愈发胶着,收万劫敏锐地发觉泪香与竞邪两人之间出现了问题,这两人自以为在他面前很是收敛,却不知吵起来与他们一墙之隔的收万劫如何不知。不得已,收万劫时常会在暗处伫立,听这夫妻二人因为战事吵得天昏地暗。

        昨夜,他和竞邪亥时才归,两人又因泪香想跟去前线一事争吵至三更天。今日送别,收万劫已然养成习惯,又在暗中观察两人相处。

     “驭郎…”

     “为邪神而战,不容儿女私情,你不准跟!”

        泪香话中尽是哀求,收万劫几乎不忍再听下去,装作不曾在此地出现,迅速赶回营地。

     “竞邪,战事紧张,泪香总是一人在家,我实是放心不下。不若,让泪香前来,你我也可安心。”主动提及此事,收万劫有意试探竞邪王。

     “修罗,前线如何紧张,你我皆知,怎可让她来此犯险!即便泪香求你,你也不可答应!”收万劫心中虽犹存疑惑,但知晓竞邪王心中确有泪香一席之地,也不再强求,暂且按下此事。

        比胶着的战事更令人心烦的事情发生了,泪香病了,病情来势汹汹。

     “修罗,这段时日,你且回冬月寮,照顾泪香。之前我与泪香,频频争吵,这时她恐怕更想见你,前线由我一人处理便可。”竞邪王主动提出,收万劫忧心小妹状况,自是应允。

        此时,两人都未曾料到这便是今生永别,待收万劫再出现时,带回的却是泪香去世的消息。当晚,两人相对无言,唯有一杯一杯,饮不尽惆怅。

        九天玄尊组织八剑士,目标直指示流岛上八歧邪神和其麾下八部众。竞邪王实力在八部众中实力不属拔尖,在围攻之下眼见就要丧命,想起怀中还未交付出去的小妹的御守,收万劫只身为竞邪王挡下致命一剑。

     “修罗,修罗…”生命随着鲜血缓缓流逝,耳畔竞邪王不可置信的声音越来越远,收万劫却是一笑,心中格外轻松,“小妹,三哥虽不是天下无敌,但应你之事,从未骗你…母亲,终于可以见您了,宵儿好累啊…”

                          (六)

     “蝉声鸣不止,安有死亡时。星宿一奇,收万劫,你该从梦中醒来了。”神社内,御天者催动阿修罗王体内邪魂。

        星宿天内,年轻的道皇传人体内邪气再度失控,险险被道皇以道术压制。但师徒二人心知肚明,若再有下次,星宿一奇将再度被宿命网缚、不得自由。

评论(1)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