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umaire

Able was I ere I saw Elba

[青劫]终局

看过的剧不算多,人物性格可能OOC

丹青狱图徐徐展开,将八歧邪神送往它应归之地——地狱最深处的邪恶之渊。至此,邪神之祸终于消弭,神州武林再现靖平。

圣龙口外,脱俗仙子谈无欲、道教顶峰剑子仙迹一谢龙脑青阳子,“卧底阿修罗王,巧除竞邪王,谋取丹青狱图;相助八岐邪神,力挽西武林,计除九变妖媸。青阳子,不愧龙脑之名。”

“月才子盛赞。邪神虽除,圣龙口尚有事未尽,青阳恐不能陪而二位叙情。”话虽如此,青阳子手持道扇,仍是一派从容不迫的神情。

“那我们就不打搅了。”剑子仙迹与谈无欲依言从圣龙口离开。

除却圣龙黄使全真子已死,圣龙五使曾受阿修罗王收万劫灌注邪功,如今八岐邪神已亡,其余四使已然成为圣龙口的隐患。“哈,”青阳子信步回到龙琴居,“收万劫,这尚算你我未竟之局。”

 

时穷丹青湖上,丹青双虹再现。

青阳子独立丹青湖畔,凝视着平静的湖面。凉风拂过,吹起无数涟漪。青烟徐徐,青阳子一人独奏一曲高山流水,满目既望,却再无知音应和。收万劫死后,青阳子曾往冬月寮,院中藏有新酿的冬月吟泉,许是时间不够,入口满是苦涩,更添一丝辛辣。斯人斯酒,世上当真无谁可代替。

“星宿一奇,星宿一奇…”

聚调轻盈离调惨,声入低空愁碧。余音缈渺,尽散秋风。

 

待青阳子重返龙琴居,已是黄昏,暮色倾辉,却见有人立于龙琴居前。“不知剑子此时造访,可是又有什么祸事发生?”青阳子虽有疑虑,神色依旧。

“耶,何必这么正经,帮龙脑做局不易,剑子前来讨要报酬,”剑子神色轻松,“不知青阳子可有美酒相酬?”

“自然。”话音甫落,两人面前出现一张长几,青阳子拿起其中一盏,“请。”

“多谢,”剑子淡然执起另一盏,“如今,八岐邪神虽亡,残党犹存。百妖卷残属仍有肆虐,受邪染之人邪秽未除。正道方面,梵天一页书等多位武林名宿重伤,恐要劳烦青阳子你善后。”

“能为武林出力,是青阳之幸。”青阳子从容应下,饮下一杯。

“酒虽清冽,涩味尚存,想必龙脑早知剑子来意。不过这酒,却是不如阿修罗王之冬月吟泉。”

“寻常浊酿,让剑子见笑了,”青阳子闻言内心诧异,却是面色不显,“不过青阳确实不曾料中,剑子还会与阿修罗王同饮?”

“昔日收万劫曾往豁然之境,询问如何调适被挚友背弃的心情,”剑子放下酒杯,“毕竟剑子仙迹专交坏朋友,经验尚算丰富。”

“夜幕已深,剑子便不打搅了。再不回豁然之境,仙凤恐怕要担心了。”剑子仙迹辞行。

 

冬月寮内,夜色深沉,龙脑青阳子一人,对月独酌。

“尚也是酒友与知音…”

“青阳,你当明白,助吾苏醒之情,收万劫毕生谨记。”

斯人已逝,言犹在耳。巧笑难成,含情谁解,顾影无颜色。真情也好,假意也罢,终付水流空。

“收万劫,此局你尚不算赢。”

后记:

听了星期四的编剧访谈之后心情郁闷,再加劫哥退场一个月,所以打算写一篇文章纪念收万劫。文中关于九变妖媸和丹青狱图的部分,算是对青阳子日后能够有所发挥的寄望吧,希望编剧不会让青阳子的卧底之路太过难堪。

评论

热度(22)